栖迟

息徒兰圃,秣马华山。
流磻平皋,垂纶长川。
目送归鸿,手挥五弦。
俯仰自得,游心太玄。
嘉彼钓翁,得鱼忘筌。
郢人逝矣,谁与尽言?

我,吹爆黑桃太太!!!

LOFTER官方博客:

#LOFTER热爱者# 国内首部漫威饭圈纪录片“不负英雄梦”惊喜发布~不论是用同人作品表达热爱与自我的COSER子元/阿祖/rock /黑桃太太,还是漫威百科全书式存在的红盾局长克里斯,或是如今漫威中国英雄的职业漫画作者keng与棍记,他们在这里共享热爱,像自己所爱的超级英雄一样,绽放着自己的光芒。在LOFTER,发现漫威超级英雄以外的粉丝世界~


《荆棘书》自印印量调查

乏线侧:

收了很久都没收到雪拂林大大的《荆棘书》,决定自印。但是因为我也不懂印厂啊纸质啊之类的,决定找直接找主催太太。

现在的情况就是找到雪拂林太太要到了群体自印授权,找到了主催太太。那么就问问有多少人想一起自印,所有相关费用平摊,因为这个有起印量。

如果有并且确定的话请在评论留下需要的本数,方便统计。

另外如果达到起印量应该会另开q群,q群内将会通知、公示相关事宜。




(ps:希望大家多多扩散安利,人越多成本会越低的)

这大概就是一只幼年子期在家里闲的没事干的日常(bushi)第一次出c如有不足请多指教!(比心心)
向秀:栖迟
妆面:某位大佬(她不愿意透露姓名QWQ)
摄影&后期:青砖
后勤:我妈
鸣谢:莲荒道长 @莲荒道长 (假毛和头冠都是她赞助的!)
人设:凯西 @killer_kathy

killer_kathy:

【朱然de纵火小铺】竹林七贤特辑 上新


※ 竹林七贤特辑 ※

   竹林笑傲今陈迹。抚榇江皋涕泫然。竹林七贤第一弹周边上架!微博正在进行奖品丰厚的转发抽奖活动。新浪微博搜索“纵火朱然”即可。 竹林七贤特辑入驻纵火小铺,今后还会有更多周边登场。


Q版明信片套装

现代pero明信片套装

嵇康醉卧明信片 单张

竹林七贤PVC人物书签套装

竹林七贤鼠标垫

竹林喵贴纸

竹林周付 手帐贴纸

竹林周计划便签本

竹林七贤系列 卡贴


※p9转发抽奖只于微博有效

【预售】先秦同人本《涉川》

随季子:

#先秦历史同人#《涉川》预售啦~从夏末商初到战国末年,名臣美人阴阳谋,卿族权争爱恨结,百家竞世,却是近黄昏。黑脑洞出没不来一发吗?预售☞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1673385846
书名:涉川
主笔:随季子
插画&封面: @琅嬛女史 
校对:  @大作死 
排版: @叶清眉 


6月12日预售截止,预计6月25日发货


样书:



目录:



书中文Lof上确实都有,不过Lof上都是草稿版啦,收入本子的文都进行过仔细修改,希望大家喜欢~
之前也写过不少三国和霹雳的同人,没想到第一本出本的是先秦。感谢Lof上各位的支持,极圈里每次收获挽尊都很感动。

写作的时候注意这些,拯救强迫症

解尽秋凉:

高中改病句逼出来的强迫症,还是挺有用的( ͡° ͜ʖ ͡°)✧


帆过十洲:



 如果你想让你的文字更规矩一点,来看看这个。




这不完全是国标(毕竟那玩意又臭又长看起来不爽),但按这个来90%的情况下是没问题的,足够拯救强迫症了。




剩下的交给校对来拯救。




 




一、标点




1.省略号是中文输入法下的shift+6,是两个键,不是七个键或者八个键,所以相信自己按得出来的,不要再按六个句号了。六个分隔符也不要。2比6小,何乐不为?




2.玛丽苏小白文女主的名字至少分隔符是对的,就是那什么冰琉璃·蝶殇什么玩意的。分隔符就是中文输入法下波浪线那个按键不要按shift打出来的结果。




3.直接引语有以下几种标点用法:




XXX说:“内容。”




“内容。”XXX说。




“内容1,”XXX说,“内容2。”




该用冒号记得用冒号。




4.三个词并列的时候善用顿号,三个句子并列的时候善用分号。




5.逗号说:“大家都这么爱用我,我也很绝望啊!”




6.引号确实可以表示强调,但不要乱用,毕竟这玩意也能表示讽刺,手抖给官方组织加了引号小心水表。




7.表示强调的时候不要用一整行的????????或者!!!!!!!!,有仨就行了。




8.!和?的组合拳合起来也不要超过仨,最好就让他们兄弟两个相亲相爱。




 




二、格式




1.写中文的时候不要输空格,段首也不。需要首行缩进用word自带,否则校对或者排版会想杀人的。




2.写英文的时候标点贴住前面的单词,但和后面的单词之间要有空格。




3.空格一个就够了。




4.场景转换/视角转换等空一行就行了,最多不要超过两行。




5.想换页的话插分页符,word快捷键是ctrl+回车。




6.一般情况下不提倡在正文里使用分割线,特殊文体特殊处理。




 




三、词汇




1.的地得:




“的”后面跟名词:红的花




“地”后面跟动词:飞快地跑了




“得”后面跟补充说明前面那玩意的东西,多数情况是形容词或者短语:跑得快,羞得脸都红了




2.语气词:




句尾的“呐、呀、哇”其实都是“啊”的变体,不特别强调语气的时候可以都用“啊”




3.使用以搜狗为代表的智能输入法输入词、成语、短句的时候,如果发现输入法给的默认字和你以为的写法不一样,99.99%是你错了




4.使用以搜狗为代表的智能输入法输入词、成语、短句的时候,如果发现输入法给不出默认组合,99.99%是你记错语序/发音了。这种时候同样智能的搜索引擎可以拯救你。输入你印象里的东西,它会问你,你是不是要找XXX,这个XXX十有八九就是正确的那个。




5.请像写英语作文一样只使用你切实掌握的词汇,半生不熟的查个字典确认一下。




6.推荐一个比较可靠的网络词典:http://www.zdic.net




 




四、句子




这一部分没有国标,最多是学界有人批判过,甚至很多正经出版的教材都存在这些问题。但汉语有自己的特点,我还是希望大家不要被其他语言的表达习惯牵着鼻子走,那样读起来不舒服。




1.理论上直接引语前面“XXX说”的那个“说”(或者表示相同含义的词)是必须存在的,但很多或者说绝大多数作者行文中都会有部分省略,我也很茫然所以现在这玩意到底怎么处理。




2.代词不要舍不得用,也不要太舍得用。满屏都是“他”的时候回去读一下看看你自己能不能分清哪个“他”指的是谁。




3.行文里注意句子的完整性,一个大长句下来找不到主语或者只有因为没有所以是一件很崩溃的事情。




4.如果你发现写到后来自己也找不到这个句子的主语/前面的连词了,就说明你这个句子写得太长了,拆吧。




5.别学英语往一个词前面堆八百多个“的”来修饰,汉语不是这么玩的。一般情况下三个修饰语就嫌多了,最好拆一下。




例如:




*房间里有一张棕红色的木头做的四方形的桌子。




房间里有一张四方形的棕红色桌子,它是木头做的。






八美

沈纾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


陆焉识:



初,明帝大修宫殿,又使晏与爽搜民间绝色,充盈后宫。晏时为冗官,乃穷尽搜罗,或夺士妻,或呈幼女,冀以获擢。帝曰:“大魏凡有八美,皆在朝中。”晏乃知帝好男风,遂疏东阿王、曹肇、秦朗、司马师、司马昭、夏侯玄、毌丘俭七人。帝笑曰:“未也。”晏窘急,乃曰:“岂谓晏乎!”帝曰:“是也。”乃收晏。


何晏讽齐王(曹芳)纳谏

沈纾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killer_kathy食铁兽:



满分!!!打上平叔的tag方便寻找(笑死在街上)




颍水鸦:







 #我有病系列#

    何晏面白美姿仪,而性好自喜。奉旨喝汤,拭汗,谓明帝曰:“臣孰与城南嵇公美?”明帝曰:“卿速退!平叔何能及嵇也!”城南嵇公,魏国之美丽者也。晏虽自信,而复问其妻曰:“吾孰与嵇公美?”妻曰:“君何能及嵇也!”旦日,玄从外来,与坐谈,问之玄曰:“吾孰与嵇公美?”玄曰:“君不若嵇之美也。”他年见嵇,孰视之,自以为胜之。顾影而自视,又胜之远矣。暮寝而思之,曰:“陛下之损我者,憎我也。妻之损我者,妒我也。玄之损我者,但啁戏于我也。”







    后晏入朝见齐王芳,曰:“臣诚知胜于嵇公美。先帝憎臣,臣之妻妒臣,臣之友啁戏于臣,皆以为不若嵇公。今大魏雄踞江北,州郡广多,吴蜀之地莫不憎陛下,宗室之中莫不妒陛下,群臣百僚莫不友陛下,由此观之,魏之世盛矣。”







    帝曰:“善。”乃下令:“群臣吏民能扩大魏国之疆土者,受上赏;营建洛阳宫室者,受中赏;赞美于市朝,闻于朕之耳者,受下赏。”令初下,曹爽伐蜀,败于骆谷。平叔之类,从游于园圃。不三世而魏丧于司马氏矣。此所谓利口覆国之人也。



















【竹林七贤-阮嵇】 有风入松

顾瑾之:

#嵇康视角,背景在入狱
#若有憾,应在山阳水秀
#又名:如果来得及对他们说些话


监内只一处窄窗,天幕早早黑尽,悬着两粒星。浓云蔽月是常事,朗润的月色许久没见到了。
上次看见澄澈的月,还是在山阳。七个人都醉在林间,我枕着山石谁枕着我,一轮月投在眼里,浸得眼底清明。
山阳最宜月色。


太行之阳,北阙龙光,繁灯戏鼓,彻日青阳。
——山阳是美啊,将来准有些个文人要这般称颂。
杏月春来,山林郁然,山石色苍质温,我总戏称是天然琴案。
我爱山阳,就爱在“天然”二字上。
树总没规矩地长,三五聚成一簇勾着臂膀;闲云歇在山间,雀鸟睡在枝头,一切都是由着性子生发的,没束上枷。


就像聚在这儿的这群人。


最初交游时,没人想那么多。什么遁出尘世什么暂托身心的主意都没打,只是看中了这地儿景美,有山有水有竹子,万事俱备,只缺我们。
我们便来了。捧着酒坛抱着琴,伯伦想驾着鹿车,被我止住了:山中小友多灵慧,不如牵回去听我弹琴。


我们这群人啊,总是聚得少,离得多。就算身在一处,心也聚不齐。
有人拥着天地为庐的心性,有人唱着薄仁义的狂歌;有人一脚踏了宦海的沼,另一半还干净着;还有人腿脚没跟上志趣,栖在竹林,心早端端正正奉上了明堂。


而我呢?
我只想着,新落的雪酿酒最醇,早发的花佐酒最香。人间的月份对着琴弦上的调,世上的阴晴合着曲谱上的节,我得瞧着日头弹琴,怕错了韵。
所以我不愿到朝堂上。要是到了朝堂上,白天夜里灯烛都亮着,还怎么分辨?


我曾说,结友得了解,还得愿成全。
当初聚在一处的人,我一直拿他们当知交。
浚冲已作宦游人,可我仍记着柳下论清谈的颖慧少年;谁都知晓我与巨源分席,可我信他,甚至想着往后有劳巨源照拂家眷。
——我强迫着自己不去想身后事。


嗣宗与我,都是江里不系之舟,想着向东到海,便有偌大天地可供逍遥。
只不过我一旋身,就赴了骤浪,再没能挣脱出身。而他则是错了向,到头来只见碣石,哪儿有海的影子?


我们大概都生错了时代。流血漂橹的年头过去不久,清江里还嗅得出腥气,林间鸟兽都容易惊惧,听我拨弦,总怕是催战角。
要说生逢百罹也不是什么祸事,提剑杀他个地覆天翻也是好的。或是真正的太平世,没人顾得及我们,索性扯了尘网到山水间,一辈子不问雕栏成了什么色。


嗣宗一心明澈,糅不得秽垢;看得太清楚,所以得往糊涂里去。时事能被他解成老庄之说,论人弯弯绕过臧否——我真想学他。
可我学不来。
当初孙登说我性情刚烈难免灾祸,我尚不信。我想着,喜愠总能掖着,好恶终会模糊,那些画得分明的界限,总有一日,泾渭不分清与浊。


人总能装来糊涂的。以前我这么和阿都说,他吞下半盏酒看我说,我们都不能。
我想起他放肆落在门户上的一个凤字,气了半晌,可不得不承认,他过得着实痛快。


——有些事,怕是改不了的。
少时种下的性子,结出的果,无论如何都得吞。
可我不愿让任何人践我旧辙。他们六个,还有绍儿。


挪着腿脚踱过一回,脚下茅草碾作齑粉。
搁在平日,定不会这么拘束自个儿。白日里是个好天气,随意择处山道走一会,都能拾来造化神工。


如果还能走出去,定要再访一回箕山,与他们一起。再不同伯伦抢酒喝,再不闹着学仲容的醉话。
禁不住馋起酒来,想热烫烫吞下一盏,暖暖身子。窗外风更厉了。墙厚实得很,可我能觉出寒凉。
冷得像浸过无数忠奸血的白刃。


我想着生把火来,就又想起从前的日子。浊世一处静,柳下一片凉,白铁淬火灼至通炽,鼓风声和着落锤声,错不了韵。我侧首看子期,觉得他当真懂我。
伯伦醉着问我铸的什么,我搪塞他说,给你铸个酒杯。
其实我想铸一柄剑。


手冷着,忽然就想弹琴。狱里不干净,弹不得广陵散,不如作《风入松》。
我作《风入松》那天,本一心想着让风停。那松根节扎的不深,生怕它撑不住。
可我又想啊,不如就让它吹去——换一番天地多好,焦土翻新颜更好。我愿做那被拔了根去的松,倒下时,能惊起燕雀,也能翻起身下一块土。


现下风起了,舟沉了松折了——若是浪能涌成清的,土能翻成新的,就好了。


我想着山阳,那时总与他们喝酒。
陈雪新酿敬过三巡,抵足枕膝醉倒了一片。踉跄起身吹风去,子期尚还清醒着,见他一路跟着去,又自袖里递来一盏酒来。他看我我看他,笑得你知我知。
“箕山……好看吧?”半醉时话都说得零散,却还偏要问他。
“不及山阳宴饮处。”他与我一同往回走,如实应着。
一直觉得子期善知我意。应是因他读过太多玄妙的道理,世事再纷繁,到他这儿,就通通透辟了。
我与他一样,看过不少景,可心下惦着的,总是山阳。树繁莺啭雨红、山润风清水秀,偶有新蕊娇嫩,我慨叹造化妙工的当儿,伯伦早撷了它佐酒。这人当真不解风情。


观山要在隆冬,能拥四方皑皑,看水要在三伏,能赏十色波光。我这么和伯伦说着,他一径地点头。
满腹的怪论,也就能讲给他,反正他更荒唐的接上,什么天为庐山为袍。我和仲容暗下说过,得亏是三伏天,这要搁在三九,看他还怎么讲歪理。


世人皆说我等心旷且放,难能立足于世,只得隐遁林间,好歹寻一方干净。
——这话对,也不对。
我初听见这话时,暗自笑过。心托琴瑟是假、身寄山水是假,图个痛快倒是真。明堂里蹑足持笏,怎比得上现下快活?


阖眸醒了会酒,浚冲在一侧诵着书。我听得欢喜,想同他论几句。
巨源歇在松下,手里还擎着空杯。风抖落下三两松针,他醒了,杯盏滚落在地,倾倒过去不再挣身。
嗣宗哼起零落的调子,仲容听见,也一并低吟相和。我顶喜欢听嗣宗作歌,调子里有太多旁人参不透的,曲调弯弯绕着,就仿佛他曲折行着。越发接近尾音,拖过半晌,忽而顿在原处。
浚冲要我为他们鼓琴,我起先还专心弹着,可后来就歇了。他们的调子催我睡。


“朱门闲坐,尚嫌酒酌,赋予贵人,偏吝笔墨。人间为客,天地为庐,身在樊笼,我心磊落。良朋在侧,兴来长歌,浮生一芥,须臾即过……”


其实我没听清他们唱的什么。我想着自己的唱词,那调子推我向梦乡中去。
我梦见我们的往后。
有人拥着天地为庐的心性,有人唱着薄仁义的狂歌;有人一脚踏了宦海的沼,另一半还干净着;还有人腿脚没跟上志趣,栖在竹林,心早端端正正奉上了明堂。
我没梦见我自己。


我沿着掌上的纹一路走,没等到壶中酒饮尽,就临了绝境。
 “唯,求琴一柄。”
平日抚琴,需先沐浴焚香,除非是与他们同游时忽然兴起。恍惚间好似还在林间徜徉,看巨源与子期论辩,听仲容与嗣宗长啸,浚冲与伯伦饮尽了酒,正比着谁能不醉。
那时与现下无异,都是铐着枷的。
无妨,无妨。再捱过片刻,就彻底挣开了。


平生有太多未竟之愿,每一桩都不大,可惜都没完成。临了倒是容他们做了桩善事,琴在指下,触感微温。想来这大概,是人间最后一握暖。
我看了眼阿都,好像他不辞千里来寻我就在昨天,他说想听琴,我便取来奏与他听。一会弹完,还要喝酒,还要访山,路崎岖,也与他一并走。


心中不自觉,就想跟着琴音低唱。
“昊天杲杲,岂知雁翱?若知雁翱,置罗翘翘。枭雁齐飞,枭岂容刀?若雁忍归,何故其渺?”


他们唱的词,从前我没听真切,现下才清楚。
——我们皆是不忍归的雁,心向云深中去,却未料及,世有罗网翘翘。


我撞破了罗网,直向云端。
那里看得清,山阳水秀。